棉签包装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签包装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评论电信改革再遇变数

发布时间:2021-01-20 08:08:45 阅读: 来源:棉签包装机厂家

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刘 琦(供《IT时代周刊》专稿)

拆分与重组的主题几乎贯穿了中国电信产业改革的整个过程。然而历经多年垄断依然、资费混乱……

业内又起传言,有说“重组”,有说“再拆”,有人干脆提出了根本的变革

有时,简洁并不代表高效。

原始社会中,物物交易的双方都占有自己的产品,只有在交易双方的需求都得到满足时,交易才能进行。这样的交易步骤十分简单,但效率却低得可怕。由此,简单的两步交易中产生了公共流通物——货币作为中介,使交易的效率大大提高。

在我国的电信领域中,也存在着简单却低效的领域,急需中介调节流程。

纵向分拆面临尴尬

拆分与重组的主题几乎贯穿了中国电信产业改革的整个过程。

中国电信在1994年之前,是独家经营,占用所有资源,包括设施资源和用户资源。那时的电话,除了本质功用外,还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1994年,市场经济大行其道,竞争意识开始抬头。国家为了激活通信行业、引入竞争,成立了联通公司。此后,更是把中国电信一分为四——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卫星通信和中国网通,彻底营造出竞争的氛围。

细心的人们应该会发现,这个过程中的变革都是“纵向”的,将一个网络与用户的整体“纵斩”成几个大块,于是出现了多个结构基本相同的竞争对手。

然而历经多年,我国电信的运营环境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虽有不少改进,但垄断依然存在,恶性竞争也愈演愈烈。

对于固定电话运营商,由于最后一公里的垄断瓶颈,用户在选定安装一部话机后,很少会再选择其他运营商安装第二部话机。可以说谁先开发一个用户,这个用户就具有了排他性。这种自然垄断的本身性质就是对用户的垄断,从这个角度去看,拆分的一大结果是增加了垄断的必然性。

对于移动电话运营商,他不存在最后一公里的瓶颈,却存在着另一个问题——号码转移成本。而且越是高端用户,换号成本以及转网成本就越大,所以移动运营商在用户资源上也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垄断。

中国联通成立后,中国移动通信业进入双寡头经营时代,但是这种竞争又带着显见的不平衡性。中国联通是后进者,无论是网络设备、资源,还是品牌信誉度、服务宣传等等,都是在不公平的市场基础上新兴建立,尤其是用户资源。

众所周知,网络的质量很大部分是用钱堆积而维持的,资本的雄厚也就预示着网络质量的优越以及覆盖范围的广阔。中国移动经过数年的网络建设,资金投入已经开始进入回报期,在通话质量和通话范围上,中国联通无法同日而语。在这种一开始就一边倒的竞争过程中,加之自然垄断性,必然造成强者更强,弱者更弱。

中国电信拆分,网络拆分,每一家运营商都有自己的网络和自己的一部分用户。这种人为地把电信业由一家经营划分为几大运营商的同时,却没有想出与之相应的配套政策,这在无形中不但会形成画地为牢的局面,还会加大运营成本,形成新的垄断意识。

随着运营商数量的增加,互联互通问题也就从无到有,成为现阶段一个争论的焦点,无论是采用经济利益激励,还是强制的监管措施以及配套行政的法律手段,都没有很好地解决。网间结算也同样成为一个焦点问题,各运营商都花费大量时间,精力,资金去提出网间结算方面,然而各运营商提出的方案却无法达到共识。

垄断企业必然会有垄断利润,人为划分形成竞争的局面,使企业内部形成竞争的思想上落后实际,没有进入到竞争的角色中。另外,人为的划分也给政策制定者带来了不少难题,在一定程度上多少会出现一些人情的偏颇,或者难下的决断。然而这种现象对市场以及运营商本身都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市场呼吁变数再起

世界各国的电信运营商的经营特点就是既是网络的拥有者,又是用户的拥有者,既负责日常的网络维护,又负责自身用户的培养。然而,经营确定的物理网络和经营不确定的用户人群是两个不同层面上的经营。

各电信运营商在刚开始做的时候,由于电信市场是卖方市场,主要都是进行网络的建设和维护,不需要投入很多的时间精力去做客户,所以在网络运营维护方面他们可以说是绝对的专家。但在市场运作上,市场拓展、用户管理等方面却仅是一个市场迫使下的被动者。这两方面的思维差异就直接影响了竞争的效率。

经济学中,当市场出现若干经营者且不足以影响市场、生产性质相同或者相似商品或可替代商品时,就会出现竞争,但是以现阶段电信企业的经营模式看,抓住了用户就会对竞争产生影响。那么,是否可以把用户与网络运营商相分离呢?

在计算机网络中,有标准七层协议模型。从屋里层开始,每一层只为他的上层提供服务,并不需要明确上层是做什么以及为什么做这件事,一直到用户层为止;从用户层开始,每一层向他的下一层发出指令,要求完成一定的工作,但不需要知道下层是如何完成的。这样,各层之间的服务完全透明化。

其实在电信领域内,也早有尝试者进行网络分层经营者,称作虚拟运营商。在我国,虚拟运营商在移动通信领域就相当于增值服务的提供商(SP)。他们实际上扮演的是进入网络与用户之间,用运营商的网络为用户提供服务的角色。在固话领域里,虚拟运营商也有人提出过,其中比较有影响力的就是泰龙模式。

这种分层不再是以往的或简单的划开地域、或划分业务,而是针对资源的“另类”分层,即技术资源与用户资源的分离。技术资源由运营商维护,用户资源则由虚拟运营商提供服务。

虚拟运营商实际上属于服务提供商,他借助于物理网络,提供电信业务,而电信运营商则扮演了网络层的角色。例如,鸿联九五作为国内最早从事增值服务的企业,就愿意把自己定义为“虚拟电信运营商”,扮演“电信运营商和客户之间的桥梁”的角色。而在泰龙模式中,泰龙公司自己建设了小区驻地网,虽然处于网络层中的一部分,但也扮演了服务提供层的角色,而电信运营商则属于网络层。

横向分层带动充分竞争

市场上最近出现了“一号通”的业务,只要对方拨出一个号码,就可以在用户给出的一个号码列表中依次拨号,以便能更方便、快捷地接通用户的某一终端。

实际上可以把“一号通”中的号码作为对用户的惟一识别号码。这样一来,一号通业务就成了上面模型的一种应用,而且只有在符合上面模型的电信环境中,他才会更好地实现。

在现有的环境中,不管此业务由哪一家运营商来运营,他都会把自己的服务号码放在最前面,那其他的电信运营商是否会支持,就需要权衡其中的关系。但如果进行分层经营就不会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这种新的电信市场经营模型对电信竞争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可以避免重复建设的浪费,实现互联互通。现阶段,由于互联互通的问题,每一个运营商为了不受制于其他人的网络,都自己铺设网络,造成网络严重过剩。

采用分层经营,每一个网络运营商都是网络的提供商,他们只是把自己质量好的网络资源服务批发出去或者出售出去,并不知道自己的最终用户是谁。这也能很好地解决互联互通问题,每个网络提供商都没有了利益趋势,也就失去了破坏互联互通的动机。众多网络提供商只有在保证网络稳定的前提下,才能达到最大利益化。

其次,避免了技术驱动,而趋向于消费者驱动。当一个新技术出现时,最热心的永远是电信设备制造商。眼下的电信运营商,特别是在竞争中处于劣势的运营商,都十分倾向于技术的更新。他们认为只有如此,才能得到行业重新洗牌的机会,重新分配市场。

分层经营后,需要顾及的将是服务层与用户的决定。当用户对新技术所能提供的新服务有所感悟时,服务层就可以把用户的意思传达给网络层。这样就在技术提供者与消费者之间形成一个良好的缓冲带,避免了技术与市场衔接不良而造成的投资浪费。

最后,也是最主要的一点在于:消费者成为正真的上帝。通信市场的服务态度一直是消费者头痛的事情,垄断的行情让运营商在不自觉中就摆起了“晚娘的嘴脸”。每年的消费者投诉中,类似的问题占了极大的比例。

在新的模型中,用户可以自己选择网络提供商。此环境下的一号通得以实现,带号转移都成为现实,那么用户也可以在服务层面上选择自己满意的提供商。只有如此,竞争才能真正意义地展开,而用户也才能真正地享有上帝的待遇。

在新的模式中,运营商只需要专心于网络方面的维护,保证网络畅通,质量稳定,减少信息丢失等工作。各网络运营商的网络覆盖具有互补性就可以,不需要每一个都完全覆盖。服务提供层则主要在于市场开拓,由于提供同质完全可替代的基础业务,他们就会集中力量全面创新和提供针对性的人性化与个性化结合的服务,核心竞争力集中在客户研究和服务的不断改进上,这样就使得竞争更加合理化,也真正的符合了经济学中的充分竞争的定义。

怒火战歌手机版

魔神战纪2破解版

明星志愿

狂暴之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