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签包装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签包装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永威投资谢忠高助乐友淘金婴儿潮

发布时间:2020-03-12 14:01:21 阅读: 来源:棉签包装机厂家

永威投资谢忠高:助乐友淘金婴儿潮转载创业邦导语: 看到乐友这家公司,第一件事情我们做投资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市场够不够大。大家都知道因为中国国情的关系,每一个家庭里头多半都具有一个宝宝,这个宝宝是由四个大人专专心心倾

看到乐友这家公司,第一件事情我们做投资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市场够不够大。大家都知道因为中国国情的关系,每一个家庭里头多半都具有一个宝宝,这个宝宝是由四个大人专专心心倾囊所有的收入都拿出去把这个小宝宝变成皇后或者变成国王。所以,这个市场是空前的大。国内也没有一个真正大的公司。投资的第二件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有非常好的经营团队。坐在我旁边的胡总和龚总就是我在这个行业里所能找到最好的团队,他们不只是在中国生根很多年的经验,有非常好的实战经验。同时在国外也有多年的居住和工作经验,这一点对投资商来讲,尤其是我个人的背景,要么你能够用西方职业化透明的方式来跟投资者沟通,也能够用西方专业化的方式有足够的心胸和制度去成长公司,能够让公司有一天变成一个巨人。另一件事情,在中国内地做生意,要怎么样去管理中国内地的人,他们也有一套本领。所以,这两件事情是我投资乐友最重要的事情。大家会说夫妻店可能是投资的一个大忌,但是我举一个例子来说,1997年我在硅谷做一家旭阳创投里面,投资了美国现在一个上市公司,它的CEO是印尼华侨,他的太太是公司管其它的事情,他是上海人。这家公司现在在美国通讯里头是最成功的公司之一。

所以,在不同的情况下就要看这对夫妇在一起是减分还是加分,各个是不是知道自己的长处或者是短处。胡总跟龚总在国外相识、相恋、结婚,回到国内来,刚开始是觉得自己家里头的小宝宝买不到东西,后来热爱这个行业就来做。在做这个事情过程中间,他们当然也有过意见不和,但是意见不和之后又能在一起非常紧密一心一意要把这家公司做起来,这是真正感动我的。在我做尽职调查的时候他们二位告诉我一件事情,这辈子最重要就是要把这件事情做成,这个东西真的是让我非常感动。

我觉得彼此磨合的过程当中一定有的时候会是意见不同,但是意见不同不表示谁对或谁错,其实这一点非常非常的重要。而是这个意见不同之后,怎么样让它要么意见变同,要么一方就说好的,我们就照你的方式去做,但是我们认为它会发生ABC这些结果,我们最后做完这个步骤之后我们再去验证这个结果是不是正确,我们可以再回来,再去探讨当初的这个判断或者走这条路是不是对。我们中间发生了蛮多次这种经验,在这种情况下,乐友很快速地我们开了非常多家的店,这中间肯定也有一些棋子下的不一定正确,有的时候是我的错。但是总体来讲,做一个事业,尤其这是一个初创型的企业,它的成长肯定是上下上下这样来做的。所以,我认为很重要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大家都了解,我们争的并不是一个自我中心意识,我们争的是为这个公司好,这是最最重要的。所以,尽管偶尔会打打架,但是好朋友还是好朋友,这个心胸很重要。

跟创始人说应该是这样,假设各位今天是一个创业者,想要找一个风险投资来融资,你的重点就是要知道投资商天生跟你坐的是在桌子的两边,这是天生具有不可改变的事实。但是你要去看一个投资商,他最好是坐在你这边过一次,能够去思考你为什么会对这件事有一个着眼点。这个事情能发生的话,有时你要去想他的立场,为什么这个投资商会这么跟你说,两边都能知道彼此的立场和过去的历程是不是能够扳向来为对方思考,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刚刚说的,大家要知道彼此的IQ和意识能够承受到今天的争执,你所要选择的投资商跟你的争执,不是因为他觉得我是老大,所以你得听我的,而是因为我们的目标点就是为了公司好,这两点抓住了,其它都好办。

我有一次在北大演讲,同样的学生们问我这个问题,我当场就做了一个举手的问卷调查。无论是在网上买东西的人有多少,很多人都举手了。接下来我问在网上买超过300块东西的人有多少,举手就非常少了,5、6人,当然都是在校大学生。我说既然有5、6个人,问你们都买的是什么东西,买的都是笔记本知道。我们其实知道,因为在中国的国情,信用制度不健全的状况下,大家敢在网上买的东西,事实上都是要非常非常标准化的产品,当你的产品标准化之后,第一,产品不标准化,消费者并不会觉得在网上购物是放心的。产品标准化之后,商家所能提供的差异在哪里?只剩下价钱了。因此,在目前的情况下,中国的国情使得我们只有一个网络销售或者是目录销售的模式,照我看这么多行业之后,我们发现它的毛利率是非常非常低的。在1999年、2000年亚马逊上市的时候,它的毛利大概只有不到15%,那时亚马逊就是赔钱,亚马逊后来差不多做到22%、23%、25%的时候才开始挣钱。所以你的毛利率提升不上去,本身这个生意就不挣钱。相反在乐友和其它很多不一定是在这个行业的公司里,我们在实体店上面能够得到的毛利率往往是网上毛利率超过一倍以上跟,大家会说有店租、店员,把这些扣一扣还是挣钱。而且你到了店里头,消费者会说你买了这个奶嘴,这个奶粉很好喝,这种消息在网上很难提供。尤其是一个妈妈到店里不知道什么该买,有一个店员在旁边说这个那个,会发生很多关联销售的可能性。所以,我认为在中国并不是说十年、五年之后不会发生,乐友永远都是说网上和目录这边永远这个平台搭建得好好的。当中国的国情能够接受,那一块相信我们一定是最好的。但是在中国国情还不到那个的时候,我们就确定把我们的直营店做得好好的。这样保证今天能挣钱,明天机会来了也能够挣钱。

太多种的方式能够增加一个公司综合的毛利率,包括厂家给我们一些广告费,包括你所说的可能自有品牌。但是这些重点我相信龚总、胡总应该非常明白,重要的事情是我们能够赢,消费者能够赢,厂家也觉得它赢。厂家今天要给你一块钱的广告费,它一定觉得它花这一块钱能够挣两块钱,你没本事让他挣两块钱,他这一块钱也不会掏给你。消费者今天在你这里买到高毛利的东西,他要确定买高毛利的东西获得的是专业化的服务。乐友也要挣这一块钱的时候,乐友要说因为我量大,让奶粉公司挣了钱,因为服务好,让消费者得到了好的服务,所以我挣这一块钱。所以,做生意的一些细节我比较不愿意谈,因为这稍微牵扯商业机密。但是我想说每一次我们做一个决定,就在想这已经不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是消费者能不能赢,供货商能不能赢,我们也要赢。每一个人赢得这一块钱或者是这个服务,他都必须要挣这一块钱,就表示我有这个价值,我们随时都是在考虑这一件事情。

我心目中的乐友是什么样,龚总讲的,在很多人甚至我们同行的心目中已经觉得是一个很棒的,中国第一名孕婴童,当时我受到感动就是他们这辈子要把这个事情做成。你也知道我投的案子非常少,但是每一个看起来都有一个很好的故事在里边,最后能不能成功也很难说。但是对我来说,做投资最重要的是我不希望这个公司只是一个泡沫化的公司,也就是说今天看起来很挣钱,上了市,但是明天股票市场不好,它的价钱只是上市时候价钱的十分之一。这个表面上光鲜亮丽,但实际上是暗吞苦水的投资商,上市的时候一股没卖,股价到十分之一的时候根本卖不掉。我希望发生的事情是好,咱们短期之内是一家能够做到中国第一的公司,将来等到20年后,等到咱们都是头发更少或者白一点的时候,我们再去谈乐友,一些当时的小孩子,就是今天乐友的直接客户是一些小娃娃们就说,我不知道乐友是什么时候开的,但是我知道这是一家很棒的公司,因为我的小孩也在用乐友。

对,那就做得很棒。所以,能够做一家20年后、30年后大家都知道它是一家很棒的公司,但是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开的,那样就是真正有一个社会的价值。

人要说赚钱的话,我印象非常深刻,我们当初都在加州住了十几、二十年,在当学生的时候,我到南加州的赫世古堡(去,他是一个很有钱的报业巨子,有盖黄金铺地面的游泳池,但是你到他的房间里,我发现他的床跟我的床一样大,也就是说你挣再多钱,最后你的太大反而睡起来不舒服,所以挣钱是一件事,但是做事是另外一件事。

咱们今天尤其在中国这么起飞的环境里,要挣各种钱,我相信有太多的途径,但是做一件事情不光是让你挣钱,而让你自己觉得有一个满足感,有一个社会的意义和价值我觉得是很棒的。就像当初我的好朋友林欣禾先生,他是新浪的共创人之一,他们在做新浪,最开始是提供新闻给海外的华人,然后提供各种资讯给中国人。这个就是不管在金钱上刚开始也许会挣钱,但是你事实上是在创造一个价值。这个价值假如发现是一个可以永续继续发展,这是最重要的,人生最后可能都希望我们在,也许我们这一辈子的人是100岁闭眼睛,那时闭眼睛的时候觉得我这辈子做的事情是对社会是能够有持续意义的,这是最棒的。

这个行业我是1997年就在硅谷做起,1997年我显然做的全部都是高科技。高科技这个行业做久了之后你就发现有很多东西是相通的。我在台大念的是机械戏,在斯坦福念的是光电,其实已经是跳行。我在进入风险投资这个行业,事实上连MBA都没有学过,一直在跳行。我这个人一直喜欢各种挑战,发现不同行业中间的相通性。所以,做了这么久之后,发现一个高科技公司要成功还不就是靠市场、靠人,可能要靠一些技术,但是你要说技术,半导体芯片公司的技术可能是设计芯片的公里。乐友是什么?就是管理,就是后台的ID,其实对我来讲都是一样的。这个问题也要问一问龚总,龚总是大学和研究生都是念的电机,你现在讲讲为什么到这里面做?

我个人认为经济不景气这件事情事实上还没有结束,我认为应该还会在基本面上受到一些影响。中国因为风险投资这个行业最早是由IDG引进中国,但是后来2、3年,太多没有经验的人加入这个行业,他们能够融到资成立基金,很多的原因当然个人能力很强,但是很多情况下他们跟他们的投资上,也是有限合伙人所提供的都还是画大饼,讲中国的梦。这些事情在经济状况不好的时候一定会慢慢慢慢地淘汰、洗牌。所以,这个事情要等到几年之后才会真正发酵。在短期之内,尤其是在今年,还有很多投资商手上是很有钱的,被投资公司当然投资的案件数目下降,但很多价钱并没有下降太多,我其实认为这是不合理的。举一个例子,在1999年的时候,我那个时候在硅谷做风投,我常常会觉得为什么我的同事做了很多投资案,或者是我的同行有很多公司上市,但是这些公司的商业模式我完全看不懂,我觉得天生就是赔钱的。结果到现在去看,那个时候我不懂是有道理的,因为它根本就没有道理。所以我觉得中国这几年还会继续重整,对于我来说既然已经在业界建立一个不好的名声,说我投资很慢,很爱管闲事,重点就是我做的每一个案子都要掷地有声。慢慢看,值得的就做,不值得也没有必要浪费投资商的钱。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空调压缩机接线方法与接线图

深圳空调维修网

空调制冷过程以及原理

三菱空调显示P8故障是什么原因?如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