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签包装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签包装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生死之间的1分钟翻沉客船幸存者老吴口述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6:51:52 阅读: 来源:棉签包装机厂家

生死之间的1分钟——翻沉客船幸存者老吴口述

5日9时05分,长江“东方之星”完全扶正,但仍沉没在水中,只露出蓝色船顶。

到目前为止,共搜寻到96人,其中14人生还,82人遇难,尚有300余人下落不明。

今年58岁的吴建强,是个大字不识的农民。他是这次长江翻船事故中第一个向外发出求救信号的人。

(吴建强)

“那一扇窗,乘船的那几天,我开了关、关了开,很熟悉。”

精干的老吴一脸沧桑,劫后余生的他,操着一口天津话向记者讲述了事发当晚惊心动魄的经历——

(6月5日8时30分左右,“东方之星”沉船正在被扶正,已露出顶部及四层和三层。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船上的最后一顿晚餐

5月27日,老吴带着老伴儿,跟6个老街坊一起从天津坐硬卧出发。经过了9个多小时的车程,28日早上6点多到达南京火车站。登上旅行社安排好的大巴,他和老伴儿来到五马渡码头,看到了长江,也看到了那艘“东方之星”。

“在码头参观了一会儿,大概10点钟,我们上了船,很快就出发了。”老吴说,他们住进了位于“东方之星”四楼的421房间。

“这次我和老伴儿坐头等舱,不是家里条件好,而是我老伴儿睡眠不好,夜里有响动就失眠。”老吴说。

到房间,老吴和老伴儿高兴地把各自的茶杯放到了茶几上。

正是这两个茶杯,在后来的翻沉事件中为老吴赢得了生机。

一路风光迤逦,时间过得很快。6月1日中午饭后,“东方之星”的游客来到三国赤壁古战场游览。

(“东方之星”客船的资料照片)

“实际上船是下午6点才开的。”老吴说,“因为考虑到一些游客不守时,所以导游一路上都会把上船的时间提前。晚餐是那几天在船上吃得最好的一餐,米饭管够,三个菜,好像是炖炸鱼、豆角和西红柿炒鸡蛋。我老伴儿吃得很高兴。谁知道这是她和我最后的一顿饭。”老吴泣不成声。

吃完晚饭,“东方之星”很快就逆江而上了。老吴说,晚饭后,他、老伴儿和几个老街坊在甲板上聊天。老伴儿聊了一会儿,就回房间去了。

大约晚7点钟,老吴跟几个哥们儿散了。老吴回到房间看新闻联播。“看完了新闻联播,还看了天气预报,说武汉有大雨。”

而此时,天还没有黑,老吴看到外面正在刮风下雨,“东方之星”仍在快速行驶,将两岸暮色里的风景抛在身后。

(吴建强说起和老伴分离的生死时刻,失声痛哭)

1分钟——生死瞬间!

“雨越来越大了。”老吴说,他和老伴靠着床头,雨点子拼命打在玻璃窗上,“风吹在窗户上,刺啦刺啦地响,雨点子如同是横着拍击在窗玻璃上一样。”

老吴的老伴儿坐在床头,很害怕。“她害怕,我不能害怕。但我心里也很担心,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大约晚上8点半左右,老吴感觉风雨越来越强了,“风和雨都是自北而南过来的,我们北面的房间首当其冲。”

9点多,窗外的风雨更大了。“很奇怪,当时我想到了船会不会翻,但又觉得这种倒霉事不会被我们遇上。”

雨点子越来越密集,雨拍打玻璃的声响也越来越大。“感觉就像砸在玻璃上一样。”

这个时候,服务员在走廊里喊:“雨太大了,把窗户关上,把床往门的方向推一点,免得打湿床。”

“我关了窗户。在船上已经几天了,我对窗子开和关已经很熟练。窗子一推就关上,窗户和窗框扣的卡子一捏就打开,已经摸索出怎么用巧劲开窗。”他说。

“我没听服务员的,没有动床。”老吴说,突然杯子倒在了茶几上,我立即起身去扶。

与此同时,他的老伴儿已经滑落在地,头搁在床沿上,而杯子已经从茶几上滚落到门口。

“我站着,往门口方向滑去,到厕所门时,我伸手拉我老伴儿,拉住了。但是这个时候她的床滑下来把她挤到墙上。而我的床被立柜挡住没有滑下来。”

这时,房间的地毯盖在了他的头上,他感觉船已经翻了。水很快淹了上来。他扒开头上的地毯,忽然涌进的水将他推到了窗户口。

“我的窗户这时已变成了‘屋顶’,我本能地、迅速地用手捏住了锁窗户的卡子,窗户一下子打开了!”

水把老吴顶出了窗外。

当老吴的头露出水面时,他看见船已经是底朝天了。

“从杯子倒下,到船底朝天,整个差不多只有1分钟时间。太快了!”老吴回忆说,如果不是下床站起来扶杯子,他肯定跟老伴儿一样滑到墙边了。如果没有立柜挡着床,他也会被滑下来的床挤到墙边。

游了20多分钟,上岸了

钻出水面后,老吴发现他的左右两边都有人,左边3位,右边1位。他爬上了朝天的船底。

“太冷了!漆黑一片,只能凭借闪电看四周的情况,我们五个人都在船底上。”

然而,反扣的船底并非安全之处。

老吴发现,船底边上的江水里不停地有水泡上来,“这意味着江水在往船舱里灌,空气在往上冒。”

“船体还在下沉!”老吴意识到,死亡又一次向他靠近,船在一寸一寸下沉,他的心越揪越紧。“在这里坐着肯定是等死。”于是他跟另外四个人说,“不能在这里等,得游出去!”

手工旗袍制作价格

手工旗袍定做

旗袍订制批发厂家